教练员讨要工资牵出背后隐情 乒乓球馆竟涉嫌无证经营

0

最近小李的母亲张女士拨打96566反映,自己儿子大学刚毕业,去年找了个乒乓球教练的活,这不,二三月因为疫情没有上班,可这俩月的工资究竟该不该有啊?

坐在桌子一旁的,是卓悦乒乓球馆的负责人张教练,而坐在对面的,则是这里曾经的教练员小李和她的母亲,一见面,双方就为了基本工资的定义产生了分歧!

张女士的儿子小李今年21岁,大学刚毕业,去年6月份,小李应聘到一家少儿乒乓球馆当教练,能找到跟专业对口的工作,作为母亲,很为儿子感到高兴。

老板不开工资还如此的理直气壮,作为家长的张女士实在气不过,儿子刚毕业参加了工作,很多事情不了解,再详细问问他,竟然连合同和保险都没有!

原本只想解决工资和社保的事儿,谁成想,却牵出了球馆在违规经营的问题?为了核实情况,记者和小李母子一起,找到了这家位于兴隆路上的卓悦乒乓球馆。

小李告诉记者,他们球馆一共三位教练,而其中两位都是合伙人,因为很久没来上班了,现在到底还开不开课他也不清楚。

张教练态度明确,虽然在疫情期间,但只要小李没到岗,是肯定不能支付每月1200块钱基本工资的。

面对记者的疑问,张经理一点不避讳,直接表示自己并没注册公司,没注册公司,那也就意味着根本没法给员工投保险,小李说,现在看来,当初应聘时,承诺实习期过了签合同啊投保险啊,通通都是空头支票。

记者了解到,球馆去年12月就搬过来了,而张教练却表示,他们之前是挂靠在一家俱乐部里的,可场地可以共用,资质能共享吗?

临近中午11点,兴隆路市场监督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对这家乒乓球馆进行查看。

随后,记者联系了市北区教体局,他们却表示,并没有查到这家乒乓球馆的备案,所以不属于他们的管理范围,两边的回复,让记者有种兜圈的感觉,不过,在听到教体部门的说法后,兴隆路市场监督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又对这家球馆的状况做出了分析。

责任不明晰,处理起来就有点含糊,好在,这家球馆的张教练态度诚恳,他表示现在马上就去,也承诺,在这期间绝不会开课。那么,对于投诉人小李二三月份的工资,究竟该不该发?记者又咨询了市北区劳动监察部门。

据工作人员分析,小李遇到的情况比较特殊,单位没有营业执照,所以劳动关系不太清晰,还是建议他走民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