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旋律电视剧再谱新篇章

0

2021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市场上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重人物、重历史和重思想的主旋律电视剧,通过生动形象的镜像表达来实现对历史的回顾和对现实的观照。

近年,《外交风云》《伟大的转折》《装台》《跨过鸭绿江》《山海情》《觉醒年代》等剧颇受观众喜爱,实现了思想价值和观赏价值的双赢,它们的热播使观众过了一把“剧瘾”,也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此外,还有一批即将上映的主旋律电视剧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如新时代军营生活题材的《号手就位》、革命历史题材的《大决战》《光荣与梦想》《绝密使命》、脱贫攻坚题材的《香山叶正红》,展现“金山银山就是绿水青山”理念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等剧作,这些电视剧或讲述时代、理想、青春与奋斗的故事,或作为一部徐徐展开的党史书卷,或成为中国带领人民取得翻天覆地巨变的缩影,时刻激发着众多观众内心对党的情结与热望。

文艺创作应当充分考虑历史的重要作用,使得人民群众在学习历史的过程中明白事理、增强信心、提升修养和砥砺品格。在中国矢志不渝践行初心的一百年,在中国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在党团结一致砥砺奋进的一百年,中国影视剧时刻紧跟党走的号角已然吹响。

《觉醒年代》生动展现了从新文化运动到中国建立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跨过鸭绿江》定焦于20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从最初决策到最后签订停战协议的历史过程;《山海情》忠实记录时代,将近30年党和国家带领人民克服艰难困苦,建设新家园的真切实践过程刻画得淋漓尽致。这些主旋律影视剧作为历史的镜像与重现,以时间为经线,以空间为纬线,在辽阔的中国大地上,编织出一幅中国成立百年来带领人民从觉醒、抗争、独立、奋斗到走向伟大复兴的史诗锦绣。

众多主旋律电视剧将重大历史时期和重要的时代变革作为创作的大背景,在尊重历史真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化创作,将历史与现实并置,将语境与情怀齐观,将宏观视野和微观视角结合,用影像载体折射出时代的伟大变迁,唤起观众的情感共鸣。

以史为镜、以史鉴今。创作者应时刻秉持一颗敬畏历史、尊重现实的初心,尽可能真实、客观、全面地再现历史,同时在此基础上坚守创作原则,挖掘历史素材,寻找情感契机。不仅如此,主旋律电视剧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观众的审美趣味,不窠臼于原始底色,不局限于时间束缚,呈现出将时代精神、民族信仰和现实语境相融合的多元色彩。

人物角色的建构是影视艺术的灵魂,更是一部影视剧作品中所传达的思想情感的具象呈现。在一系列主旋律电视剧中,各种人物角色活跃于荧屏之上,从党建立之初的先行者,到在党领导下的改革先辈,再到普通的人民群众,共同建构起一幅千姿百态的人物群像:《跨过鸭绿江》中行事果断、为国家呕心沥血的彭德怀等革命领导者;《觉醒年代》中一心向党为国、充满理想信念的李大钊等早期人;《山海情》中一心为民、踏实肯干的马得福等基层领导干部;《大江大河2》中敢于创新、勇于突破的宋运辉等改革浪潮的亲历者;《装台》中喷薄着生命原色、富有生活气息的刁顺子等热爱生活的普通百姓……这些人物的刻画细腻且丰满,在流畅的叙事和生动的情节中流露情感,传达真情。

由人民群众创造的历史汇聚成波澜壮阔的长河,浩浩汤汤,一去万里,不时有波光闪烁。影视剧对人物的书写虽只是片羽麟光,却弥足珍贵地表现出不同时代精神如何在一代代人的身上得以延续和传承。在不同人物原型的背后是照耀他人的正向价值、持续追求信念的精神风貌以及忠诚于国家的奉献精神。创作者在真实人物的塑造过程中携观众重温党的发展历史以及人民的生活轨迹,并在此基础上了解时代变迁,传承民族文化,凝聚人民力量,彰显中国精神。

主旋律电视剧不仅有着精深的思想内核,同时在视听语法的表现上也有着精湛的艺术表现力。创作者深谙观众的审美习惯、日常认知及影视语言的语法规则,将中国传统的审美哲学融汇在镜像语言之中,营建了富有诗情趣味和意蕴隽永的影像意境。

无论是服化道的真实感,还是镜头的表达与画面的质感,主旋律电视剧都能够让观众切实感受到创作者的匠心独具。例如,《觉醒年代》中的画面不仅充满了诗意的浪漫主义表达,同时也传达了富有深意的思想内涵。试看一幕幕定格在“相见”或“重逢”一瞬间的诗意画面:昏黄灯光下,青年与李大钊在书海中相遇,书香阵阵,因书结缘,情谊从这次相遇开始;鹅毛大雪中,蔡元培三顾茅庐,雪景中衬出革命同行者之间的浪漫情义,实现了配乐与画面的完美融合;白雪初落时,钱玄同和刘半农等人于陶然亭相见,红梅初放,酒香袭袭,琴声袅袅,一行人于亭下把酒言欢……一种幽远脱俗的闲情以及高山流水般的雅致在镜头中逸然而出,同时也将同行者的情谊呼之欲出。在迷茫未知中摸索前进,在艰难前进中寻觅知音,在彷徨无措中幸遇良友,影像语言将这些“相遇”进行诗意化呈现,在不损害历史真实的基础上,进行美学意义的形象包装,提升了作品整体的艺术质感。

主旋律电视剧在遵循语法规则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脱离了以往主旋律电视剧的程式化、模式化的局限,在镜头的表现上不再拘泥于常规的正反打中景镜头,刻板凸显环境和人物对话,也不再死守过去传统的仰拍角度突出人物的高大伟岸,而是在其中融入了更多的审美哲学意味,使得画面有了“言外之意”,给予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以及情感的体悟。

回望百年党史,牢记峥嵘岁月,继承优良传统。《跨过鸭绿江》《觉醒年代》《山海情》等主旋律电视剧获得观众的一致认可,并主动向年轻观众审美习惯倾斜,将抽象而宏大的情感落脚在个体的微观感知中,它事关有志青年的奋斗,人民群众的幸福,“大家”和“小家”的变迁……无数个体瞬间的情绪汇聚成时代动人的风貌。“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在中国百年诞辰之际,人们当在情感和身份的双重共鸣中感念先辈,铭记历史的苦难与风雨,加强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不负新时代赋予当今青年的新使命,在百年的时间节点上,接过先行者手中的历史之笔,继续深情书写党和中国的历史!(曹丁 郝静静)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