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美女高中辍学21岁就年赚千万如今身价50亿凭啥?

0

她学历不高,17岁时高中毕业,她就开始混迹社会,没有过硬的家庭背景,硬是靠着一股闯劲,打下属于自己的“江山”。

18岁,她开始涉足企业家培训领域,高中文化却给别人当老师,不但给四川首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上过课,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也是她的大客户。

21岁,她已经当了3年董事长,管理着自己的企业咨询公司,年收入上千万,被外界视为企业咨询界的传奇女性。

2014年,脱不花放弃自己的投资公司,和罗振宇、快到青衣一起创办了“逻辑思维”和得到app,成为了知识付费行业的中流砥柱之一。

生二胎前一天晚上,脱不花还在卖命工作,开会到深夜十点,刚生完孩子4小时,她就开始在工作群安排任务,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

脱不花原名李天田,24年前,她还没有成为大名鼎鼎的“脱不花”,只是一个只身来到北京学英语的小女生。

那时,她还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人生会朝着哪个方向走,只是习惯性拼命朝前跑。

脱不花的父母也被浪潮席卷,准备把高中毕业的女儿送到国外留学,给她镀一镀金,但因为脱不花英语实在太差,错失了留学机会。

当时,国内正处于飞速发展时期,在商业世界里,几乎每分钟就会诞生一个百万富翁。

脱不花刚到北京,就闻到了时代巨变的味道,在这里,她见到了一个和老家小县城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这里有大超市,公交车以及高楼大厦。

渐渐地,脱不花心野了,她不想再花着父母的血汗钱上学,索性瞒着父母辍学,在北京三里屯找了份工作。

其实,她就是在一家小型广告代理公司打杂,每月薪资380元,但她仍然干得津津有味。

家里人知道这件事时,脱不花正涂着10块钱一支的口红,背着50块一个的坤包,在办公楼之间来回穿梭。

她急于证明自己,家人却气得七窍生烟,指望着她出国留学,光宗耀祖,她却辍学去当办公室小妹,整天干着买盒饭的活。

除了母亲以外,所有亲人都不支持她,轮番打电话劝她继续学业,她就轮番和亲人吵架翻脸,为此,家里闹得乌烟瘴气。

脱不花上班的公司,就在中央电视台附近的写字楼里,她替老板送材料到央视广告部时,经常遇到央视名主持、老戏骨陈道明的妻子杜宪,以及拍《红楼梦》大火的陈晓旭。

她们都开了广告公司,经常带着客户到那里办事,看着这些名女人与客户言笑晏晏的样子,脱不花羡慕不已。

那个年代,号称“不做总统就要做广告人”,广告行业就和现在的互联网差不多,都是一阵令人趋之若鹜的热潮。

中央电视台利用广告热潮,和它在电视行业超然的江湖地位,每年的11月8号,都会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办“黄金时段广告招标会”。

这一天,北京最有实力的公司都会齐聚,共同争夺“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标王”。

这场招标会,往往预示着当年经济的风向标,而当年的“标王”则代表着商业赢家。

1997年的招标会,脱不花的母亲托熟人给她找了一张票,让她混在人群中参加这次拍卖会,涨涨见识。

在这次拍卖会上,脱不花看见了当时央视爆火的名主持人王小丫和敬一丹,她们全身都散发着事业女性特有的光芒,正满脸微笑,姿态谦虚地和前来投标的广告主们握手。

看着王小丫和敬一丹浅笑盈盈的面孔,脱不花心中微动,她仿佛看到女性最美好的样子,明白了自己未来要做什么样的人。

最终,当年的龙头企业“爱多VCD”夺得魁首,在那个人均工资几百元的年代,这支广告已经炒到了2.1亿元的天价。

“爱多VCD”的掌舵者胡志标刚刚28岁,他上台发言时,全身透散发着“年少轻狂”四个字,在致辞中说:“2.1亿,太便宜了!”

脱不花还不懂这种狂热的创业情感,但她多年后曾在采访中这样形容:“那一刻,好像世界在你面前展开了。”

就在这种广告主舍得砸钱,广告平台越来越多元化的情况下,广告业在国内野蛮生长。

当时,在中华民族园西门的一家酒吧内,每到周末晚上就有一场“广告人沙龙”,会有广告圈的实力派来做免费讲座。

当时,湛祥国是国内龙头广告公司“奥美”的总经理,和脱不花之间的距离,差不多隔着一个太平洋。

当天,湛祥国讲的是“如何做提案”,而对当时的脱不花来说,“提案”是什么她都搞不明白,在这次沙龙会上,她第一次听说了“PPT”这个词。

尽管听不太懂,脱不花还是认认真真做好笔记,湛祥国讲完以后,被听众团团围住,场面一度很混乱。

脱不花趁着这股小混乱,鼓足勇气钻进人群,浑水摸鱼般拿到了一张湛祥国的名片。

脱不花左思右想,拨通了湛祥国的电话,秘书接通电话以后跟她说,“湛先生在开会。”

因为紧张,脱不花一时想不到下文,索性直截了当地留言:“请转告湛先生,我是在广告人沙龙上听过他讲课的一名学生,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他,能否请他给我回个电话?”

脱不花来不及细想,直接提出要求:“湛先生,我是一个小朋友,一个月前我听过您讲《如何做提案》,现在我们有机会做提案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请问您能帮帮我吗?”

多年后,脱不花把她的这次成功约见,定义为“鲁莽定律”,因为足够莽撞,所以不懂得考虑后果,反而更大胆,更容易成功。

当时,广告业还属于前期的发展阶段,广告公司还没有足够规范、专业,反而给了很多小企业和年轻人生存机会。

就比如高中毕业的脱不花,当时并没有人关注到她的学历,再加上前辈们愿意带新人,她得到了更多机会。

如果换成现在,广告业已经无比成熟,相信很难再有一家广告公司会录用高中毕业生,也很难再有大公司高管愿意花时间做免费沙龙。

首先,虽然提案失败,但脱不花在招标会上给客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直接和客户谈成了好几个合作项目。

其次,这次厚脸皮的求教经历,激发了脱不花的“求师之心”,在这之后,她不再害怕“被拒绝”,为此争取到了更多商业大佬的帮助。

有一次,脱不花路过一家酒店会议室,发现里面正在举行培训会,她就偷偷溜进去听课,却被讲课的老师吸引,也想请这位老师去讲课。

趁着回忆休息时间,她立即冲上去跟老师交流,直接提出要求:“如果我们也举办公开课,可不可以请您来讲课呢?”

实际上,这位老师讲这堂培训课,只是给朋友帮忙而已,听到她这么问,非常吃惊,但还是礼貌地回到:“如果时间允许,可以试试。”

但脱不花不一样,她想办一场培训会,就真的要用尽一切手段,把培训会办起来。

她立即去跟酒店工作人员打听租用场地的费用,因为价格太高,她最终以给对方5个免费听课的办法,用五分之一的价格租下了场地。

脱不花又找到央视广告部,她之前因为替老板跑腿,和广告部行政秘书认识,从对方那里拿到了央视广告部主任的名片夹。

然后开始给名片上的人挨个打电话,拖到不能不开班的时候,才卖出去十几个座位,加上给酒店的5个免费名额,会场一共只坐了二十几个人。

为了活跃气氛,脱不花又当主持人,又设计抽奖,还评选出优秀学员,忙得晕头转向。

其中,有一位特别认真听课的学员,被她评选为优秀学员,获得第二次免费听课的奖励。

这位优秀学员是一家公司副总裁,会后又动员了公司董事长,带着十几位高管来参加脱不花的培训会,成了脱不花的重要客户。

当时讲课的这位老师,叫高建华,是中国惠普公司助理总裁,中国第一个首席知识官。

靠着身上的鲁莽劲,脱不花逐渐在商业领域站稳脚跟,20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是公司董事长,年入千万。

2012年,她在一次聚会上见到一个年轻人,这位年轻人拘谨地向别人介绍他的新闻app,打算用算法做内容。

没几年,这位年轻人的想法成了新的时代趋势,这位年轻人就是“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他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APP风靡一时。

创业初期,公司共有7人,办公室面积12平米,公司唯一的项目是《罗辑思维》,而周转资金主要靠脱不花的信用卡。

得到APP的用户超过千万,一年营收超过2亿元,脱不花个人身价超过50亿元。

而脱不花作为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爱情也迎来春天,她经过一次又一次相亲,终于与大律师张新阳结婚。

当她因为工作忙加班晚归时,没有家人敢表示异议,丈夫打电话找不到她,第一反应也不是责备她。

她从来没有去参加过女儿学校的亲子活动,就连生二胎时,她前一天晚上还在公司开会到深夜十点,第二天生完娃刚4个小时,就在群里布置工作。yb体育官网入口

有一段时间,在脱不花女儿心中,理想型的母亲是一位全职太太,有飘逸长发,喜欢穿白裙子,最重要的是有很多时间陪孩子。

你大冬天想穿裙子,里面还套个毛裤,尽管妈妈觉得不好看,但是不是也同意了?妈妈都尊重你的选择,但妈妈想上班,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妈妈的选择?

就连脱不花自己,在被别人问到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时,也只能无奈地说:“没有平衡,只有取舍。”

可在脱不花心里,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她希望能给女儿榜样的力量,引领女儿找到内心的热爱,而不是回家当一个全职太太,给女儿全心全意的陪伴。

后来,脱不花在罗振宇的演讲稿中写下这样一句话:“不要辜负这个时代给女性的机会。”

实际上,无论是事业女性也好,全职妈妈也罢,都应该是女性遵从自己内心的决定,而不是社会要求女性应尽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