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乒教练李隼:大满贯之父有独门秘诀?

0

在国家乒乓球队里,女队的教练李隼绝对算得上独树一帜的人物;论性格,他有着北京爷们的豪爽和随和;论成绩,他有着太多教练羡慕的资本:能在执教生涯培养出一位大满贯冠军已经很了不起,可李指导连续培养出了三位大满贯级的选手:王楠、张怡宁和李晓霞。他究竟有着怎样的独门秘诀?让我们走进这位堪称”大满贯冠军之父“的内心世界,去看看这位52岁的教练的成功之道。 ■记者梁丽娜报道/ 本版摄影/特约记者边玉翔

很多队员退役走上教练员岗位时,耀眼的成绩是他们执教的光环,远如蔡振华,刘国梁;近如陈玘、刘国正;可1979年从八一体工大队退下来时,李隼指导形容“那可是自己混得最惨的时候”。

退役那时刚好赶上改革开放,很多优秀运动员都选择了出国。我从专业队下来以后,连工作都没有,最后到了西城区体委。那时可真是从最基层干起,给人家看旱冰场、修场地,当场地工。我老婆认识我时也是我最惨的时候。

80年代初,国家开始实行奥运战略,最重要的三块牌就是田径、游泳、划船(皮划艇)。那时文凭说了算,没文凭当不了教练。这时来了个机会,把我送到武汉体院学皮划艇,回来后我就在西城当了皮划艇教练。

直到1986年西城区刚好有一个乒乓球教练去援外,空了一个位置,于是我就去顶替。1989年,赶上北京队缺一个年轻教练,我又去了北京队。1994年,中国乒协再次改革,成立了俱乐部,他们非要把我调去女队,我的性格本来比较急,觉得女孩子没法带,所以本不愿意去,但没办法,不带女队就没有自己的位置。然后就遇上了刚进北京队的张怡宁。

从打杂、看场子转到乒乓球老本行后的李隼在北京队呆了两年后,又等到了国家队的召唤,他总说,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是那样的时代造就了他。

如果换做现在,绝对轮不到我们这样,没运动成绩、没执教背景的人来国家队当教练。

1996年,陆元盛在女队当主教练时,经历了九年两地分居的痛苦。他觉得两地分居很不稳当,想在北京找一个教练。很多事儿,机缘巧合。

“凭什么你来国家队当教练?”我当时来国家队时外界非议很大。那时人们觉得,你当国家队教练?这不是闹着玩儿么,又不是世界冠军,也没一天在国家队打球的经历。其实人们的想法很正常,现在我偶尔回想时,都在问自己。那时,一帮记者看到我的竞聘报告就乐。yabo亚博网址那时,我坐公交车上班,只要6路一拐到体育馆路,我就止不住的紧张,最开始我就住在队里,整礼拜整礼拜不回家。

不管干什么,自信心很重要。不管别人怎么看,外界说什么,我不认为自己差,我对乒乓球的理解和领悟比别人强。我是因心肌炎才不打球。现在不喝酒,也是因为心脏不好。

所以让我来国家队,我一点都没打磕巴。如果你现在在省里找一个教练让他来国家一队当教练,有几个敢来的?我不相信有几个敢来。你来了行,能干得好么?因为体育没有虚假,不是说领导给你安排的,觉得你行就够了。而是要用成绩说话,领导说你行,如果队员觉得你没能力带不了她,都来反你,那还是白搭、完蛋。

刚进国家队,李隼指导开始了和王楠的合作,不停的纠结,不停的斗争,到开花结果,李隼带出了他的第一位大满贯冠军,不过,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刚带王楠时,她紧张得心里嘀咕害怕,“李指揍我怎么办”。因为我跟她在省队的教练魏铁生关系特别好。我们经常交流,那时我带男队,魏教练带王楠在的女队,我就常帮着给王楠看看,她知道我厉害。

别看王楠身体挺壮,其实条件一般。但是她聪明,悟性很高,所以也最好带,因为她认准的事儿,是一定要做的。所以指导王楠必须独,胆大。在回合和板数上,她要选择狠。但是张怡宁可能选择板数,你打10板,我打11板就够了。

1996-1997年我带王楠的两年一直在纠结,在斗争,因为王楠的特点不突出,除了拉球转之外,她的主动进攻必须凶狠,但她的力量不太行,防御也不行。

我们在备战1998年曼谷亚运会前,当时CCTV有一个每周下午都要转播的擂台赛。在封闭训练后,我满心希望她在这个比赛能打出好状态。于是给她特意找的队员对她来说还比较好打。输了之后,我心都凉了,觉得完蛋了。

不过王楠说了让我特别感动的一句话,“我觉得可以了,再坚持一下”。于是,1998年底的曼谷她爆发了,第一次赢了李菊。

那之后,王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迎来了自己的时代,李指也用成绩击碎了质疑,站稳了脚跟。

在别人以为李隼指导在国家队可以顺风顺水时,没想到,挑战又来了。王楠拿完大满贯之后被调到了别的组。李隼指导名下又多了一个小孩:张怡宁。不过,在王楠调组之前,李隼指导有过一段“崩溃”的时段,同时带着王楠跟张怡宁,让他有点招架不住。

一开始当教练,我也爱瞎着急,为什么说那时我脾气暴躁,是因为没办法。别看我现在乐乐呵呵,跟大家爱开玩笑。现在是不管带谁,她们的各种情况,心理状况的波动,技术方面犯的错,我心里都门清儿,我会告诉她们,然后解决了,就好了。

在过去,可能是自己也没太多经验。带王楠和张怡宁的时候就是,俩人今天王楠这样了,明天张怡宁又那样了。这个错误还没解决,明天那个的错误又来了。我是又分裂,又快崩溃。而且俩女孩的心思,你也摸不透。她们跟你发脾气,根本不是因为这个事本身,是因为昨儿有事儿没给她们“伺候”好,于是她们来找茬儿,这些在过去我都不懂,还一个劲儿跟人家解释,可越解释人家越烦。

王楠拿完大满贯后,被调到了别的组,于是我开始专心带张怡宁,师徒俩开始重新磨合。

我跟张怡宁最艰难的是2003年-2004年。那段时间,她把所有该犯的错误都犯了,所有的能量该积攒的都积攒了,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但2003年世乒赛她还是输了,她到了一个低谷,我也没办法了。

很多人后来问我,“心理大师,你当时用的什么招?”其实那时就是陪她熬着,天天能保证训练就足够。每天她都愁眉苦脸,不靠中药根本就睡不着觉。王楠跟张怡宁同住了六年,在前段时间我们碰到,王楠还说:“李指,我跟她同宿舍六年,从来没看她睡过觉。”每次都是王楠呼呼大睡,张怡宁还醒着。王楠睡醒一睁眼,她又早已经醒了。张怡宁一直睡眠就不好,到2003-2004年基本就睡不着觉,只有靠中药,我们走到哪儿都拎着一堆中药。

这个时候,只有靠自己走出来。我只能在身边帮助她、鼓励她,对她完全信任,相信她一定行。作为教练,如果你也觉得她不行,那她就彻底崩溃了。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一直相信她,然后陪着她天天训练,寻找一个突破点。

其实不只是乒乓球,所有的运动项目都是如此,这其中的过程虽然煎熬,但也是一个积攒能量的过程。真正地到了最高水平后,道理也一样。只要这段时间能熬过去,后面就没有阻碍。

李隼指导就这么陪着张怡宁熬过了她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光,直到这个倔强的北京姑娘拿到了雅典,卫冕了北京之后选择退役。

再遇到李晓霞,一切都在李隼指导的掌控中。遇到什么问题,用什么办法,一切都有条不紊。

如果说带王楠和张怡宁还处在摸索阶段的话,那其实到了带张怡宁的后期,再带上李晓霞的时候,就到了一种境界,那就是:你来什么问题,我解决什么问题。

2010年前,李晓霞像个小屁孩,我跟她思想交流更多一些。我对她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达到我要求就可以。但其实李晓霞跟张怡宁完全不一样,我可以揍张怡宁,但李晓霞不行。那时我骂她都不行,她完全接受不了,就崩溃了。但李晓霞还比很多女孩要强很多,因为她的球感还是不一样。但她和张怡宁一样,能分辨得清,知道我是为她好,我们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所以也不存在有矛盾。

其实我们教练比她父母还了解她,所以有时父母对教练的一些做法无法接受,但李晓霞会理解,所以她很快去接受,因为她也特别想做好这个事儿。在李晓霞还没打出来时,对我的要求,她是永远达不到,但在我的概念里,“我的计划定好了,你必须达到,才能跟上下一步。”那个时候的她,高兴了一切都好,不高兴就达不到要求,就总爱说“明儿再说吧!”

其实带李晓霞的后期,都能预先想到她会要犯什么错误,有什么问题,你早就给她想好该怎么做。你让李晓霞别纠结,她就不会纠结。你给她拉伸好了,她也不用再去治。所以,李晓霞发烧,其实是纠结一件事儿,你看李晓霞现在,也不发烧,因为她心里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事儿。

李晓霞在伦敦打出来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对她自己的要求,比我对她还高。其实在她拿完全运会,全满贯后,自己有点动摇,离里约还有三年。她知道坚持非常难。如果她要选不打,我也非常理解,因为我知道她身体不好,让她坚持非常难。我不是领导或是谁,别人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觉得国家需要你,你得打,但我是教练,我知道。

李晓霞思想斗争了很长时间,其实她早就有退役这样的想法,而且身体状况常人不可想象:突然没任何征兆就发烧40度,加湿机都没用,李晓霞所有的问题都跟心情有关。

李晓霞在2003年出道,我刚开始培养她时,也有两次发烧。有一次发烧,光住院就花了4万多,那时去协和、去同仁怎么查,都查不出来。那时我有个医生朋友刚从美国回来,跟我讲,李晓霞这样的状况绝对不是内因,也不是身体内部构造出现问题。我一下子就悟出来了:她所有的发烧,都跟心情有关。所以全运会后,她在纠结,就又发烧了。那段时间,我就一个标准,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的心情捋好。不管我是忽悠,还是别的手段,我只想让她心情好,让她在一个环境宽松的情况下练球。

青海体育赛事活动信息及时发布,动感赛事全方位呈现,感受大美青海与体育的完美结合。

香港TNF100越野跑冠军运艳桥携手一直跑等你来助力!最美中国跑,我们一起跑。

青海体育赛事活动信息及时发布,动感赛事全方位呈现,感受大美青海与体育的完美结合。

香港TNF100越野跑冠军运艳桥携手一直跑等你来助力!最美中国跑,我们一起跑。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邮件中请注明公司名称,联系方式,具体合作需求,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