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第三天这些药最受关注

0

今天是“双十一”,也是医保谈判最后一天,谈判现场的梅花屏风依旧摆放在那里,也许正如梅花寓意的那般“不畏严寒”,相关药企在降价进医保放量的同时也不能忘记药品的高质量发展

北京建国银保酒店的电梯里,赛柏蓝发现一些企业正在互相试探询问国家医保谈判结果。

11月11日是医保谈判第三天,北京气温最高达到13℃,晴间多云,西风7米/秒,比起前两天,今天的风小了很多。

上午8:40分左右,陆续走来几家企业站在医保谈判场外的屏风门口。二楼门口的沙发被搬走,梅花屏风之间的距离拉大了一些,总体的人数比昨天少了很多。相较于之前“叫号”喊企业入场的方式,今天的现场沉默了很多,到场企业基本都知道大致入场时间。

赛柏蓝从那现场获悉,上午入场谈判的企业有渤健、安进等。根据此前业内流传的消息,今天将谈判的药品涉及骨科、心血管、血液、儿童用药、皮科等领域。

9:38分,渤健入场谈判,此次谈判的药品或为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也是全球首个SMA精准靶向治疗药物。2019年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5qSMA,并成为中国首个能治疗SMA的药物。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业内被称为“天价”进口药,《中国罕见病医疗保障城市报告2020》显示,在6种儿童年治疗费用超过百万的、未纳入医保且无仿制药可用的罕见病药品中,诺西那生钠用于儿童治疗的费用以年209万元居首位。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今年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也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

本次备受关注的罕见病药物还有阿基仑赛注射液,为国内首款CAR-T药物。今日15:04分,赛柏蓝拨打复星凯特官方电话询问CAR-T是否参加医保谈判,对方称:“对于医保的问题暂时没有接到更多的通知,无法给到回复。”

从现场看,复星凯特疑似三天均未现身。现场也有企业感慨:“120万一针啊,不好谈。”

昂贵新药自7月份被宣布拟进入医保目录名单以来就受到市场广泛关注,根据《2019中国罕见病药物可及性报告》显示,目前已经在中国上市且有罕见病适应症的55种药物中,有29种药物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涉及18种罕见病。

波士顿咨询(BCG)的研究称,2030年全球孤儿药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940亿美元。而中国,以占全球市场份额5%~7%来估算的线亿元的市场。

罕见病药物备受关注的原因不仅仅是稀缺,还有它的市场影响,一旦纳入医保,又将撼动百亿市场。

国家医保谈判已经进行了三天,其中不乏一些提前来“观战”的企业代表,今日下午15:00,赛柏蓝在现场听到一些企业代表感慨:

谈判完成后,一些企业代表表现得或平静或沮丧,还有一些企业代表在医保谈判有代表性的地方合影。

今日,被称为国产PD-1“F4”的信达生物、君实生物、百济神州股价都有所下跌。根据赛柏蓝昨日报道可以发现,四家企业股价均在昨日呈现不同程度上涨。如今来看,二级市场已经慢慢恢复平静。

中国药学会和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发布的《中国医保药品管理改革进展与成效蓝皮书》显示,三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共计新增433种新药好药进入目录,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多个临床治疗领域。

2017年至2020年医保谈判中药品就降价幅度而言,除2017年较低外,其他年度的降幅基本都超过50%。

经《蓝皮书》初步估算,与谈判前市场价格相比,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累计为患者减负近1700亿元,受益患者达1亿人次。

从本次医保谈判来看,各家药企基本都派出“大将”上场,不管是日前履新的罗氏制药中国总裁边欣、阿斯利康中国副总裁黄彬还是礼来中国总裁兼总经理季礼文等都亲临谈判现场。

每个疾病领域涉及的药物不同,除了“内卷”严重的PD-1,还有多款重磅药都备受关注。

粤开证券分析认为,医保谈判作为药品放量的重要催化剂,是衔接创新药研发和商业化的重要一环,虽然纳入医保的代价为大幅让利,但在量价博弈中,药品往往能享受药品进院的红利和新增患者需求的提升,最终通过以量换价为品种带来增量贡献。

在双十一即将结束之际,医保药品的谈判也将拉下帷幕,后续谈判的结果赛柏蓝会持续关注。

谈判现场的梅花屏风依旧摆放在那里,也许正如梅花寓意的那般“不畏严寒”,相关药企在降价进医保放量的同时也不能忘记药品的高质量发展。

包括加快构建有序的就医和诊疗新格局、深入推广三明医改经验、着力增强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推进医药卫生高质量发展四大类共21项任务!

《任务》明确选择9个省市的14家大型高水平公立医院开展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试点,通过委省共建方式,打造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模板。